5分28

                                                            来源:5分28
                                                            发稿时间:2020-05-27 15:09:33

                                                            杨立新:印象比较深刻的细节不少,比如写民法总则的时候,关于网络虚拟财产争论太大了。网络虚拟财产到底是不是一个物?到现在大家说法也不同,但是我觉得它是一个财产,是一个物。北京市朝阳法院判的一个案件,原告玩网络游戏,武器库里的武器突然全都没了。他找客服未果。我认为,虚拟财产是人家花钱买的,是付出劳动得来的,怎么能说没有价值?把人家的武器保管丢了,不要承担赔偿责任吗?在这个案件中,网络虚拟财产这个概念就开始提出来了。尽管争论很大,不过最后虚拟财产还是写到了总则里。我国的民法典,是目前世界上第一个对虚拟财产作出规定的法典。2020年5月21日下午3点,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正式开幕。

                                                            杨立新:物权有用益物权,有担保物权。我们过去的用益物权都是在土地上的用益物权,缺少在建筑物上的用益物权。其实2007年写物权法的时候,我们也写过居住权,不过后来删除了。这一次起草物权编草案,大家觉得居住权还是很重要,应该把它写进来。简单来说,居住权就是你这一方很需要住房,我这一方有住房还用不完,我把我这房给你设个居住权,然后你就可以住了,解决了你的问题,对我也没有什么影响。

                                                            哀乐响起,庄严的会场陡生出一种肃穆,进而凝结成对生命之重的感怀。

                                                            第一,制定民法通则的时候,规定民法的调整对象是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就是把财产关系放到前边,人身关系放在后边的位置。民法典总则编把这个调整范围的规定反过来了,调整为人身关系、财产关系,体现了人文主义的特点和立场。

                                                            没想到,提案发出的第二天,她就收到了全国政协提案委员会办公室的回复:“冯丹龙委员,根据全国政协领导同志指示要求,本着急事急办的原则,您提交的‘关于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开幕会默哀的提案’,已经转送全国政协办公厅。特向您报告。”

                                                            人身关系前置体现人文主义特点和立场

                                                            杨立新:原来草案中并没有有关人体基因的内容,深圳基因婴儿事件发生后,加入了这方面的内容:从事与人体基因、人体胚胎等有关的医学和科研活动的,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不得危害人体健康,不得违背伦理道德,不得损害公共利益。人体基因、人体胚胎关系到一个人的生命生存,特别是人体基因,不可以人为改变。民法典不可能制定太详细的规则,就划清了一个底线,回应了深圳基因婴儿事件对法律提出来的挑战。

                                                            之所以说是不切实际的期待,一方面是因为精神损害国家赔偿虽然不像侵犯公民人身自由赔偿金那样有具体的法定标准,但其同样也有法律规定,不可能凭主观臆想,获得超出法律规定范围的抚慰金;另一方面是精神损害赔偿除了抚慰金,根据我国国家赔偿法还包括“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等其他赔偿方式。也就是说,司法机关为修复当事人因冤错案而受损的社会关系所做的各种努力,也是精神损害赔偿的一部分,不是仅有获取现金一种方式才属于精神损害赔偿。

                                                            “为体现对生命的尊重,对在抗击新冠肺炎病毒疫情中牺牲的医护工作者和去世的群众表示哀悼,建议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开幕式上,全体委员默哀三分钟。”

                                                            现实告诉我们,国家赔偿的意义在于体现国家对公民权利的尊重与保护,却不可能为任何人重新书写人生。所以,国家赔偿不能以多少论成败。唯有以司法进步减少和杜绝冤错案的发生,让人民群众从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才是国家赔偿的目的和真义。杨立新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立法专家委员会立法专家,参与民法典编纂。